AB模板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日本人在英媒撰文呼吁为“精日”正名 他什么来头?

时间:2019-11-02 04:21 来源:体育网 作者:admin

  原标题:这个想为“精日”翻案的人,什么来头?

  一群“二五仔”。

  中日关系转暖之际,有人打起了为“精日”翻案的主意。

  上周五,英国国际广播公司(BBC)的中文网站刊出一篇署名“武藏野闲人”的文章——寻求中日关系真正正常化,应为“精日”恢复名誉。

  这个武藏野闲人,BBC给出的简介是,任职于日本媒体的媒体人,曾在中国媒体上发表评论。

  但是,刀哥没有在中国和日本的网络上找到任何他发表文章的记录。仅有一个与武藏野闲人同名的个人网页,显示出生地是1937年9月于“满州国锦州省锦县大马路3丁目”。

这么个来路不清的人士所发表的文章,为什么刀哥要单拎出来说?

这么个来路不清的人士所发表的文章,为什么刀哥要单拎出来说?

  就在于这个人恐怕说了一些日本右翼和中国“精日”分子的心里话,在中日关系转暖的今天,这种观点对中日历史以及现实问题的认识模糊的人是有迷惑性的,是有害的。

  壹

  在文章开头,武藏野闲人先摆出了一个问题,虽然安倍首相时隔7年首次访华,但是钓鱼岛等历史问题(注意他没有提战争是“问题”)没有解决,中国国内依然有“根深蒂固的反日情绪”,而日本一方认为中日关系有了全面改善的也很少。

  “这十多年来受伤的国民感情和相互信赖,靠领导人一两次的访问、豪华宴会和投资协定等是无法修复的”。那么怎么修复呢,武藏野一脚把球踢给了中国政府,中国政府要改变对“精日”的看法,停止对“精日”污名化。

  “精日”是撮什么人,《环球时报》记者范凌志在他的调查中引述的一个定义刀哥以为不错:“精日”是崇拜日本达到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群体。

  其实“精日”不仅仅只是在思想意识上仇视自己的民族,他们还通过言语行为表现出来,不单突破了认识的底线,更突破了法律的底线。

  比如南京紫金山事件中手持军刀步枪,挂“武运长久”旗,身着日本军服拍照的唐某和宗某,按我国刑法第120条规定:“明知是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图书、音频视频资料或者其他物品而非法持有,情节严重的”属于“非法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物品罪”。

  在武藏野这里,要为“精日”们翻案,就要偷梁换柱,混淆是非,把“精日”从极端的违法分子粉饰得人畜无害,最好是人见人爱的“小白菜”。

  他为此先后挪移了3次。

  贰

  第一回合,是把“精日”等同于“哈日”或者对日本经济文化社会环境旅游服务有良好印象的中国人。

  根据武藏野从“中国网络或从包括‘精日’人士在内的中国人那里听到的情况”, “精日”“绝非王毅外长所称的‘中国人的败类’或‘卖国贼’”。而是“太喜欢日本的中国人”。

  “他们较多是在相对富裕、与外国接触多的北京或上海等大城市长大,从小接触到日本的动漫、游戏、日剧等文化的80后和90后”。

  他们“接受过爱国主义教育”,但“通过来日本旅游等,了解了真实的日本,对日本的看法经历了从负面到正面的转变过程”。

  应该承认,在当今这个全球化的世界,日本作为国土总面积37.8万平方公里的“小国”,成功成为文化输出方面的“大国”,其文学、影视、动漫、游戏能反向给西方世界以很大影响,这是了不起的成果。

  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的东京奥运8分钟表演中,没有出现一个“和服”“相扑”“樱花”等传统元素,全部是“皮卡丘”“马里奥”等现当代的文化符号,证明了日本人的创造力。

  好奇是年轻人的天性,不单是中国的80后和90后,全世界的80后和90后对这些新创造、有生命力的文化感兴趣、喜好,都是很正常的。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已经成为一个深度融入全球化的国家,不单是对日本,对全世界文化中的优秀部分,中国都敞开了怀抱。

  中国的年轻人对世界各国文化的优秀部分,以及自身传统文化的优秀部分,也都是抱着开放的心态,表现出兴趣。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来说,“哈日”“哈韩”“刷美剧”“穿汉服”这几件事跟“爱国”,根本不对立。

  今年12月14日,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名作《龙猫》的重制版在中国上映,很多网友表示要“圆一个童年的梦”“还宫崎骏一张电影票”,网络上有声音把这些人指责是“精日”,是“败类”,要抵制宫崎骏吗?

  为什么没有?!

  因为大多数有理性和正常认知的中国人都清楚个人爱好与国家利益之间的界限,都知道“龙猫”“千寻”“幽灵公主”们所代表人类共有的对和平、美好的追求,怎么可能与“武运长久”旗、刺刀、侵华日军军服这些烧杀抢掠、灭绝人性的符号相提并论。

  那些想替“精日”翻案的人会真的蠢到分不清楚个人爱好与国家利益么?切!他们清楚得很。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日本国也出了不少从小接触到中国的文学、绘画等文化的80后、90后,他们有的熟读《水浒传》、《三国演义》,有的亲身游历过大半个中国,他们的手上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他们叫板垣征四郎,叫土肥原贤二。

  在这里,尤其令人作呕的是,武藏野把“哈日”的城市中产与“反日”的小镇青年对立开,在这两个阶层中制造幻想出来的对立。这一方面有挑拨的意味,一方面也满足了部分日本右翼和“精日”们“自慰”式的精神胜利法:日本人、以及喜欢日本、崇拜日本的中国人,都是“高等人”。

  越来越难以对曾经“落后”、现在“赶超上来”的中国人说一句“对不起”,拼命要守住心里那一点可怜的“骄傲”,是不少日本人打在心里的一个结。

  第二回合,武藏野把“精日”行为归结为个人权利和自由。

  “谁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国家”。

  “中国也应该反思,自己的社会是不是有各种问题”。

  “中国政府和媒体对“精日”一词是否继续进行污名化,是他们是否能正视战后实现了民主自由的日本的试金石”。

  这是一些日本人在战后几十年新添出来的毛病,刀哥在跟不少日本人交流的过程中都曾感受的,对中国的意识形态优越感。

  尊重“精日”对“自由民主”的日本的向往,就是反讽中国“不自由”呗。你看我GDP不如你,但我比你“民主”啊。

  可惜,刀哥曾在东京大学听一位日本教授做过一句总结:中国和韩国的民族独立与自由,是两国人民自己争取的,而日本的独立和自由,是别人“恩赐”的。

  可惜,在那些人眼里“民主”的典范国,对南京紫金山事件中拿日本军刀、穿日本军服拍照,在动漫展上高呼“大东亚共荣圈”的唐某这样的人,是怎么处置的呢。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3669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AB模板网,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